在互联网快速发展的今天,在线教育的获客成本越来越高,不少企业开始探索私域流量的玩法。本文从五个角度,对这类现象展开深入的分析,推荐给想了解在线教育的童鞋阅读。

流量进了私域,也救不了在线教育

在线教育获客成本日渐趋高,想要进一步提升业务的转化收益,要么提升转化率,所以大家都都在谈私域流量;要么提高客单价,所以默契地统一涨了价。

涨价的操作好理解,但是很多企业对于“私域”运营更像是饮鸩止渴,嘴上喊着要对用户进行精细化运营,结果只是换了个场景更高频地清洗用户。牺牲大部分用户的体验,赚取小部分用户的收益。

某tool被封禁也就不奇怪了,但这绝不是工具的本意,此处RESPECT。

用户进了私域,企业有机会通过产品、技术和服务对用户进行精细化运营,兼顾用户体验和企业效益,当然也需要更多的投入,但也只有这样才能收获用户的长期价值。如果还是用公域的流量思维在私域清洗用户,很快也会遇到瓶颈,到那时,即便企业愿意转型自救,错过了最佳时机,市场也不一定会给这个机会。

一、流量驱动的在线教育

大部分在线教育公司,更像是流量公司。2019年三季度,教育培训类广告在百度百意和搜狗星耀平台所有广告的占比分别为20.76%和23.08%。

流量进了私域,也救不了在线教育

数据来源:App Growing、广发证券发展研究中心

以猿辅导和学而思为例,从2018年7月1日~2020年6月4日,近2年时间里,预估投放金额累计都超过2亿,且呈现上升趋势。

流量进了私域,也救不了在线教育

流量进了私域,也救不了在线教育

数据来源:App Growing

在整个教育市场,优秀的师资是有限的,各大教育公司的工作就是将师资包装成销售的课程SKU,拉新增长就是招揽顾客,运营本质上干的是服务兼销售的工作。

流量进了私域,也救不了在线教育

数据来源:广证恒生

我们常常会听到教育公司对外宣称技术驱动,某tool被封禁之后,原来大佬也在裸泳。缺少了某tool辅助,头部公司也免不了重回手动时代。

市面上关于教育公司拆解案例有很多,之前我也写过一篇深度研究在线教育的文章《通过商业情报挖掘,4个维度拆解字节跳动教育产品,浅析在线教育发展历程》,现在看来都没有触及到行业的本质——跑通一套获客逻辑,然后疯狂洗流量,这就是当前大多数在线教育公司的商业模式。

我在当时的文章中提到,教育行业线上线下融合加速,OMO模式将会是一个趋势。

流量进入存量时代,买量的获客成本只增不减,教育公司探索线上与线下融合的可能性,也是出于优化流量成本的考虑。

二、上涨的成本与连年的亏损

新东方和跟谁学的整体获客成本都呈现波动上升的趋势,由18年的100多元涨到如今的200元以上。

注:YOY(Year-on-year percentage),是指当期的数据较去年同期变动多少。

流量进了私域,也救不了在线教育

资料来源:公司公告,中信证券研究部

注:获客成本=销售费用/总付费人次。

在线教育可谓是互联网增长策略应用最多的行业,社交裂变、效果广告、地推、软文投放、SEM、ASO、短视频、KOL/KOC……当然还有头部公司也在用的社群截流,最近也有公司开始线下买量了,可见流量获取的形势严峻。

流量进了私域,也救不了在线教育

数据来源:广发证券发展研究中心

当然做得好的教育公司还可借助口碑实现老带新,但目前的拉新效率肯定是不及前面的几种方法,未来通过精细化运营也许会提升也不一定。

留存转化靠体验营,5天、7天、12天、14天、21天不等,免费到低单价,低单价到中单价,中单价到高单价,将用户的LTV挖掘到极致。

流量进了私域,也救不了在线教育

数据来源:广证恒生

这些获客及转化的策略在之前一段时间,帮助教育公司取得了显著的收益。但存量时代要想深挖用户LTV最终拼的还是企业的产品和服务,这也是为什么高单价的课程都需要强销售介入。

但即便是应用了如此丰富的增长转化策略,2019年头部的教育公司,也只有跟谁学的净利润是正的,怎奈跟谁学也因此受到做空机构的格外关注,空前绝后10次做空。

流量进了私域,也救不了在线教育

2019年在线教育上市公司毛利率/净利率对比

但这丝毫不影响资本对教育行业的热情,复购率是在线教育的生命线。K12教育的用户生命周期理论上长达12年,赌的就是用户的长期复购。

流量进了私域,也救不了在线教育

头部在线K12机构2019年续班率,资料来源:行业调研,中信证券研究部

所以尽管大部分企业连年亏损,在线教育的赛道依旧火热,我们看过不少用资本烧出一个市场的神话。在线教育竞争激烈,谁能分得最大的蛋糕?在这过程中是企业绑架了资本,还是资本绑架了教育?

三、封禁了工具,失控的运营

因为在线教育产品的特殊性,随着销售数量的增加,课程制作的边际成本递减,最经济的办法就是将教育当成一门流量的生意。

每个在线教育公司都有自己的蓝图和愿景,字里行间都透露着:服务客户,技术驱动,“一个男人爱不爱你,不要看他说了什么,而要看他做了什么“。

某tool封禁在教育行业引发的地震,一定程度上也成了检验企业的试金石。

我相信很多技术驱动教育公司都在朝着精细化运营的技术方向努力,但运营模式却还停留在增量时代的洗流量模式,”我把你当老师,你把我当私域流量”。

用一个词概括现在的体验营就是 “分层会销”,只要能将流量高效变现,对企业就是好的方法,可因此积累的技术和运营上的问题都在某tool被封禁后暴露无遗。

狂轰滥炸的群发功能没有了,自动化的报名、通过好友、拉群流程失效,没了多群同步群发上课的SOP,正在开课期的社群产生了一些骚动。以前藏身于各个体验课社群里的自己人,都要亲自手动当一回老师了。

一个外部工具的封禁,便能让整个运营体系宕机,以后也不好意思再提技术驱动了。

这段时间,有的头部教育公司已经使用自己开发的微信管理工具,逐步恢复正常的运营节奏。有技术的底子,早先不做,还不是因为第三方的省钱,安不安全得出了问题才知道。

因为工具封禁导致的一系列连锁反应,也暴露出当前运营模式的一些问题。很多企业的“私域”运营体系都是基于微信搭建起来的,微信当然也欢迎企业将流量引入到微信生态。

但是教育公司的商业变现一定程度上是破坏微信生态用户体验换来的,这也就给这种变现模式埋下了隐患。

四、私域的变与不变

某tool的封禁,一定程度上会刺激教育公司思变,考虑要建立更可控的私域运营模式,不能过度依赖微信生态。但是左右看来下,国内的私域流量池基本都摆脱不了微信生态。微信坐拥12亿月活用户,现如今企业微信又与微信全面打通,大有稳坐B端头把交椅之势。

微信私聊的打开率在35%,应该是国内效率最高的触点,所以过于依赖微信生态这个事,还不能苛责某一家公司,大环境就这样。

之前有报道,企业微信会协助企业将C端客户资源迁移至企业微信,接盘某tool的几十万企业客户,在企业微信给出新的解决方案之前,目前的手动模式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微信封禁第三方工具的举措,捍卫了微信生态的价值观,也让企业感到了一丝不安。有的企业也已经在期待钉钉向C端拓展,考虑基于钉钉的基础设施建构运营体系,这不失为一种解决办法,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探索一下。

另一方面,教育公司也不妨思考一下从业务模式上突破。在存量时代,获客成本日益高涨,用体验营的“会销模式”去清洗用户显然不可持续,深耕存量用户,做好精细化运营,丰富SKU,挖掘细分需求,获取用户的长期价值。

增长是一个自上而下的事情,顶层的策略决定执行的动作。

互联网提升了运营效率,也助长了企业的急功近利,注重用户价值,打磨产品价值才能创造长期价值。

受某Tool封禁冲击最严重的恰恰是依靠清洗流量模式运作的公司,真正结合技术优势提供精细化服务的公司受影响有限。

如果教育公司依旧是扮演“流量公司”的角色,那在运营模式上也很难转变。只有回归教育的本质,不把教育作为单纯的商业交易去一味地迎合资本,重视产品的打磨和用户服务体验,才能走得更稳更远。但难就难在,这件事一开始就是资本组的局呢?

企业基于微信生态建立私域运营体系的趋势不会变,但要深挖存量用户价值企业必须进行改变,一是运营模式,二是产品SKU。还有最重要的,重视用户数据的积累和应用。

五、注重私域长期价值,才有好未来

尽管有资本的加持,随着流量抢夺的加剧,各家教育公司投放获客的成本都会拉平,钱都被广告代理和平台挣了。重点还是在于后端通过产品和服务深挖用户的LTV,这也是现在大家都非常关注”私域运营“的原因。

将用户圈起来,用工具群发清洗,把用户视为流量单位,这不是私域运营。私域运营一定是先人后物,先社交再成交。

将用户视为独特的个体,通过数据洞察户的需求,匹配合适的内容实现千人千面的精准推送,提高每一次触达的质量,向用户输出服务和价值,建立长期的信任关系,从而实现产品的转化。这也需要企业多一点耐心,而不是追求速成转化。

流量进了私域,也救不了在线教育

精细化的私域运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伴随着私域兴起的SCRM,国外就领先我们10年。

SCRM提倡以用户为中心,而非以销售为中心,这也正契合私域运营以人为本的特征,也符合企业微信所倡导的“人即服务”。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在线教育企业在教学服务上其实也投入了很大的技术成本,只是从目前看来,商业变现过于依赖流量带来的规模化效应,给外界的感知更像是流量驱动。

大家之所以现在热衷于讨论私域,也只是因为公域的东西没那么好做了,但做私域也不一定轻松。运作流量只是手段,所有的策略都服务于目的,所有的商业行为最终都要实现用户价值,愿沉下心做教育的公司都有好的未来。End

作者:增长阿泽;公众号:增长阿泽

本文由 @增长阿泽 授权发布于运营派。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2020电商直播带货行业研究报告.doc

2020电商直播带货行业研究报告.doc

618结束,电商直播中场战争落下尾声。根据目前直播电商平台、手段、策略等塑造出来核心目标与底层逻辑,本文作者整理了2020电商直播行业研究报告,希望对你有帮助。报告看点:疯狂直播背后,大多...

2020-07-20
微信上线“微信小商店”功能,谁喜谁忧?

微信上线“微信小商店”功能,谁喜谁忧?

近日,微信发布了微信小商店的功能,每个人都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小程序店铺了。这意味着什么呢?微信为什么要开发这个功能呢?本文将从五个方面对微信小商店进行分析,希望对你有帮助。微信小商...

2020-07-18
明星直播数据掺假?粉丝经济不起作用了吗?

明星直播数据掺假?粉丝经济不起作用了吗?

直播带货爆火的现在,很多明星也纷纷跟风加入直播行列,但带货能力一直备受诟病,远不如网红带货,是粉丝经济不行了吗?本文对明星带货存在的一些问题进行了梳理,并对背后的原因展开了分析,与...

2020-07-15
深度解析:知识付费分销平台是怎样赚钱的?

深度解析:知识付费分销平台是怎样赚钱的?

本文笔者将对教育产品在分销平台上,以分销模式进行推广的业务流程中,“课程生产方与分销平台是怎么合作的?”;“分销平台与分销员的怎么合作的?”;“分销员与消费者,如何快速成交?”等这...

2020-07-15
流量进了私域,也救不了在线教育

流量进了私域,也救不了在线教育

在互联网快速发展的今天,在线教育的获客成本越来越高,不少企业开始探索私域流量的玩法。本文从五个角度,对这类现象展开深入的分析,推荐给想了解在线教育的童鞋阅读。在线教育获客成本日渐趋...

2020-06-24
从豆瓣评分到视频点赞,大众评价权经历什么样的变迁?

从豆瓣评分到视频点赞,大众评价权经历什么样的变迁?

每次剧荒的时候,你都在哪找新的剧来看?豆瓣里的评分是根据大众的评价排序,用户不用担心看到的排名是有水分的;如今的大众评价已经存在我们生活的角角落落,大众可以根据自己的评价对内容进行...

2020-07-15
字节跳动真能取代百度吗?

字节跳动真能取代百度吗?

字节跳动推出的头条搜索,矛头直指百度核心搜索业务。不禁让人猜想,在未来,字节跳动真的能取代百度吗?本文将从4个方面展开分析,想对你有帮助。字节跳动要取代百度的BAT地位了!百度财报真难...

2020-07-13
视频平台可以加弹幕,内容社区适合吗?

视频平台可以加弹幕,内容社区适合吗?

弹幕已经成为人们观看视频过程中的一道调味剂,但在内容社区却出现地不多。围绕着内容社区是否适合加入弹幕,可以以怎样的形式出现在内容社区这两个话题,天天问用户各抒己见,展开了一场有趣、...

2020-07-13
直播带货:风口仍在,打法已变

直播带货:风口仍在,打法已变

直播带货不断发展,它的吸引力依然巨大,但是价值和形式正在发生着一些变化。本文将从五个方面对此进行分析介绍,希望对你有帮助。“直播的商业势能是短视频的10倍不止,”在巨量引擎营销中心出...

2020-07-11
城市的情书文案,藏在美团外卖的订单里

城市的情书文案,藏在美团外卖的订单里

美团外卖用这样一份特别的情书文案,将感动藏在骑手们穿梭的街道和忙碌的步伐中,更是通过这样一波温情营销,将美团外卖的品牌印象和品牌的服务精神成功植入消费者心智中。作者:杜少君来源:广...

2020-07-22
重磅!小程序将上线“分享至朋友圈”的功能!

重磅!小程序将上线“分享至朋友圈”的功能!

朋友圈是微信最大的流量池,小程序支持分享到朋友圈是开发者们期待已久的功能。上线4年的小程序,为什么现在才能分享朋友圈?后续还需要注意哪些问题?小程序未来还会继续开放相关功能吗?文章从...

2020-07-10
电影院复工:亏损比关门时更大?影院人该如何自救?

电影院复工:亏损比关门时更大?影院人该如何自救?

电影行业是一个闭环,牵一发而动全身,影片撤档、影院歇业、各影视城、剧组全部停工,几乎所有环节都受到极大的影响,整个电影行业被按下了暂停键,而随之而来的是资金的重大亏损。本文从四个层...

2020-07-21
拼多多,正在成为淘宝流量上游

拼多多,正在成为淘宝流量上游

淘系无法高效利用微信、京东忽视微信玩法,而背靠微信的拼多多刚好拥有了这一机会,成功在阿里京东两大巨头间崛起。对于我这种老人家来说,理解拼多多还是有点困难的,但业内达成一定共识的是,...

2020-07-08
乘风破浪的文案们

乘风破浪的文案们

最近,《乘风破浪的姐姐》很火。她们努力光亮的样子,折射出一种勇敢前行的力量。其实,文案也是这么一个群体。面对生活的风浪,选择换一种角度和心态,用文案积极面对。「舞台这么大,走到中间...

2020-06-23
铁打的商业,流水的流量

铁打的商业,流水的流量

我不知道“流量红利”“流量枯竭”“流量入口”“流量焦虑”之类的车轱辘话还能红多久,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尊重商业本质的那一批公司从来都处在这种周期之外。2020年了,没想到还有人认为,手上...

2020-06-23
互联网企业中的数据增长小组,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互联网企业中的数据增长小组,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在互联网企业中,数据增长小组是一个跨职能的存在,沟通各个部门,协调资源。本文通过四个方面解读数据增长小组,希望对你有帮助。数据驱动的数据增长小组:现在的互联网企业越来越关注和数据有...

2020-06-23
一加手机的新文案,很诗意。

一加手机的新文案,很诗意。

手机品牌也开始了一些情感利益点的挖掘,转移自己的战场,去吸引一些感性的消费者。一加这次的广告,就是如此。不久前,一加手机的one plus8发布,其中有一款配色为“青空色”。为了推广这款手机...

2020-06-21
我每天都在刷抖音,为什么我却更看好快手卖货?

我每天都在刷抖音,为什么我却更看好快手卖货?

用户关系越强的地方,越容易卖货,越是以卖货为目的的地方越容易卖货,但并不是越热闹,越娱乐的地方,越容易卖货。最近经常跟朋友们讨论一个问题,就是你到底是更看好抖音电商,还是更看好快手...

2020-06-20
盲盒经济正当时,天猫正当红开启潮玩新风向

盲盒经济正当时,天猫正当红开启潮玩新风向

盲盒的风浪已经刮起了好久,随之而来的是大众对盲盒的审美疲劳和品牌同质化营销。那么怎样把盲盒玩出新花样呢?不妨来看看天猫是怎么玩的?直播当晚,老二次元爱好者的尹正更是带头挑战“最多人...

2020-05-28
沃尔玛,消失的18年

沃尔玛,消失的18年

如今的霸王沃尔玛,在转型之初的前十几年间表现平平,默默无闻。而同时代的其他竞争对手,纷纷都在跑马圈地。风口之下,黄金十年,沃尔玛干了什么?沃尔玛成功的原因是什么?——他率先将大超市...

2020-05-26